<pre id="igwpu"><strong id="igwpu"><xmp id="igwpu"></xmp></strong></pre>
    1. <track id="igwpu"></track>
        <big id="igwpu"></big>
      1. <td id="igwpu"><option id="igwpu"></option></td>

          1. 24小時咨詢電話

            18503110014

            石墨烯產業想做強做大,關鍵在工匠精神

            2022-05-15 瀏覽次數: 0

            石墨烯是一種二維碳納米材料,具有優異的光學、電學、力學特性,在材料學、微納加工、能源、生物醫學和藥物傳遞等方面應用潛力巨大,是引領新一輪全球高科技競爭和產業變革的戰略性新興材料。全球聚焦,世界矚目。

            近日,走進位于西山腳下、中關村翠湖科技園的北京石墨烯研究院(BGI)。BGI是北京市政府批準成立的新型研發機構,由北京大學牽頭建設,2018年10月揭牌運行,致力于打造引領世界的石墨烯新材料研發高地和創新創業基地,全方位開展石墨烯基礎研究和產業化核心技術研發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正處在石墨烯時代的前夜”

            BGI通過政府和社會資本有機融合,共同發力,實現“雙輪驅動”。一方面,承載國家意志,通過堅持不懈的原創性和顛覆性技術研發,增強未來石墨烯產業的核心競爭力;另一方面,通過“研發代工”直接對接市場需求,確保市場牽引特色和可持續發展能力。

            石墨烯研究院院長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北京大學納米科學與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劉忠范認為:“我們正處在石墨烯時代的前夜,石墨烯的產業化之路還很長,充滿挑戰。”

            這是一個全球競爭日趨激烈的時代。聚焦石墨烯,歐盟啟動為期十年的旗艦計劃,美日韓等制定專門計劃,英國成立國家石墨烯研究院和創新中心,聚力打造石墨烯產業領頭羊地位,角逐下一個萬億級石墨烯新興產業。

            中國對石墨烯產業的關注完全與世界同步。

            目前擁有全球更大規模的石墨烯基礎研究和產業大軍,許多工作走在世界前列。高品質石墨烯材料制品居國際領先地位,應用基礎研究不斷取得新突破。截至2020年2月,中國石墨烯企業總數已達1萬2千多家,中國學者發表學術論文超過10萬篇,占世界論文總量的33.2%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我國石墨烯產業也存在短板。特別是同質化競爭嚴重,龍頭企業牽引不足,創新體系分散,小微企業居多,產學研深度融合不夠,可持續發展能力有限。

            目前,全國有29個石墨烯工業園、54個石墨烯研究院、8個石墨烯創新中心,技術門檻較低,簡單重復建設。中國石墨烯產業正處在一個承上啟下的關鍵時期,面臨戰略布局、龍頭牽引、產業基礎、創新體系等諸多挑戰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坦言:“中國石墨烯產業與歐美日等發達國家或地區不在一個頻道上。我們關注的是今天的石墨烯產品市場,而國外更多關注的是面向未來的高端應用開發。”

            作為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、北京市委主委、全國政協常委、北京市政協副主席的劉忠范直抒胸臆:“發展石墨烯新材料產業沒有捷徑可走,需要敢為人先的氣魄和不屈不撓的堅持。BGI人要肩負起時代賦予的重任,踐行工匠精神,融通政產學研,堅定不移地推進石墨烯產業進程,做石墨烯產業的鋪路者和開拓者。”

            工匠精神是職業道德、職業能力、職業品質的綜合體現。在BGI,“踐行工匠精神”寫入“院長寄語”,編入手冊,懸掛于門廳,更融入團隊的理念與追求之中。

            憑著以敬業、精益、專注、創新為基本內涵的工匠精神,BGI堅韌執著,腳踏實地,表現出令人振奮的研發能力、發展潛力和人才吸盤效應。

            “為‘上書架’去做研究,為‘上貨架’去做產業”

            劉忠范認為,對科技工作者來說,更高的境界是“上書架”“上貨架”。“上書架”并非簡單地寫本書、發表些學術論文,而是真正對科學有用,把成果寫到教科書里,留在科學史上。

            “上貨架”并非簡單地申請幾項專利,而是真正轉化出來、用得上去,對國計民生起作用。“一上”不易,“兩上”更難,但必須有這種導向、這個目標。做到了,就能利國利民、“頂天立地”,而不是“上不夠天、下不著地”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說,我們現在更缺的是以“上書架”為目標去做研究的人。真正的科技創新,需要科技工作者心無旁騖地做事,培育創新性的文化環境和土壤極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他建議在“十四五”期間,要抓住科研人才和科技成果評價體制改革這個關鍵點,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,讓科研人員建樹屬于中國人的“頂天立地”的功業。

            對于做“上書架”事業的那些人,他建議給予足夠的費用、足夠的時間,讓他自己規劃自己。他說,“上書架”的事情永遠不是規劃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“研發代工”是BGI在體制機制創新方面的重要嘗試,旨在解決企業研發能力不足、科研機構成果轉化率低問題,形成長期穩定的“捆綁式合作”,讓科學家與企業家同乘一條船。同時也避免了科研人員“閉門造車”、研究成果不接地氣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建議,不妨對人才進行一個分類。原則上,一部分人去做“上書架”的事情,一部分人去做“上貨架”的事情,當然也不反對兼而做之。

            他倡導科研工作者,要做既有獲得感又有成就感的人。他說,“什么叫成就感?成就感就是你好意思對你孫子說的事。你對孫子說,爺爺發了幾篇Nature,寫了幾篇高大上的文章,孫子不認同。如果爺爺的理論寫在孫子學的教科書里,這是爺爺做出來的,這才叫有成就感。你說飛機的什么部件是爺爺搞出來的,那就是成就感。我們現在那些數字化的評價機制不能叫成就感,因為你不好意思跟下一代說,那算不上什么成就感。”

            在BGI,目前已建立起核心技術研發平臺、重點領域聯合實驗室、企業研發代工中心、產業孵化與社會服務平臺。劉忠范介紹,致力于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高科技創新高地,他們不唯資歷、不唯文章、不唯帽子,大力倡導科學精神、工匠精神,形成了創新發展機制。他說,機制太重要了,機制會讓更多的人找對努力的方向。方向比速度重要。

            “卡脖子技術是熬出來的”

            石墨烯材料是未來石墨烯產業的基石。BGI定位于科技成果與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示范區,其核心追求是“做真正有用的東西”,解決未來石墨烯產業可能存在的“卡脖子”技術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認為,我們還存在科技與經濟“兩張皮”的問題。一方面,高校和科研院所產生了大量的科研論文和專利;另一方面,企業迫切需要科技創新突破技術瓶頸,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一直在講,卡脖子技術是熬出來的,不是突擊出來的。規劃不實是紙上談兵,搞突擊只能是浪費資源。

            BGI是一個偉大的事業,也是一項嶄新的事業,需要敢為人先的氣魄和不屈不撓的堅持。他們“沒有藩籬,追求卓越”,努力打造“創新者的樂園,創業者的天堂”。在這里,寫論文不是目的,而是高科技創新的副產品。

            在BGI,能感受到結實的文化積淀,鮮活的文化氣息。“墨園春晚”“墨園時韻”成為他們標志性的文化品牌。劉忠范說,人才決定潛力,文化決定高度,BGI特別注重文化,特別推崇工匠精神。

            他直言:石墨烯產業做得好不好關鍵在工匠精神。工匠精神內涵豐富,本質是不屈不撓、追求極致。咱們太缺工匠精神。成果是熬出來的,但咱們一般沒時間沒耐心熬。有時候,不是個人不堅持,而是整個環境挺不住。

            劉忠范認為,不能只關注現在,否則會丟掉未來;也不能只關注未來,否則你走不到未來。他說,十年、二十年、若干年之后,石墨烯產業可能有兩種情況:一是做得很好,作為石墨烯人肯定很高興。二是做得不好,咱們“起個大早、趕個晚集”,更后像其他高科技產業一樣被人家卡脖子。

            不能浮躁,不能急功近利,要執著堅守,篤定專注。劉忠范給團隊灌輸:要有產業思維和實用思維,不是立竿見影的就叫產業思維,產業思維就是你要做真正有用的東西。他告誡他的學生們:要務實,好成果十年、二十年我都等,不允許玩花樣!

            ---文章來源中國經濟網,如有異議請告知刪除!

            查看全部 >>

            您可能需要以下產品

            18503110014
            美女目慰冒白浆视频

            <pre id="igwpu"><strong id="igwpu"><xmp id="igwpu"></xmp></strong></pre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igwpu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igwpu"></big>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igwpu"><option id="igwpu"></option></td>